金戈铁马之十:晋恭帝逊位与刘裕建宋

公元418年十二月,东晋宋公刘裕因为谶文说过昌明之后尚有二帝(即晋孝武帝司马昌明之后还得经历二帝后才能禅让给宋),便派中书侍郎王韶之和晋安帝身边的人密谋毒杀晋安帝,然后立琅邪王司马德文为帝。司马德文经常在晋安帝左右,饮食寝处都未曾片刻相离。王韶之等待了很长时间,都无机可趁。正巧司马德文生病,暂时到外面居住。十二月十六,王韶之用散衣将晋安帝缢死在东堂。晋安帝死时三十七岁。王韶之是王廙的曾孙。刘裕趁机称说他得到遗诏,奉晋安帝弟弟司马德文即皇帝位,成为晋恭帝,同时宣布大赦。

同时,东晋尚书右仆射袁湛也去世了。

公元419年正月初一,东晋改元。晋恭帝立琅邪王妃褚氏为皇后。褚后是褚裒的曾孙女。正月初三,朝廷征宋公刘裕入朝,进爵为宋王,但刘裕推辞了。正月二十九,朝将晋安皇帝安葬在休平陵。东晋任命刘道怜为司空,出镇京口。

当初,司马楚之带着他父亲司马荣期的棺柩回到建康时,正好遇上刘裕在剪除宗室成员里有才望的人。司马楚之的叔父司马宣期和兄长司马贞之都被处死,司马楚之不得不逃亡并藏匿在竟陵的蛮人中间。待到他堂伯公司马休之从江陵逃奔后秦后,司马楚之逃亡到汝水和颍水之间,聚众图谋复仇。司马楚之少年却有英气,能屈尊下士,因此聚集了部众一万多人,进据长社。刘裕派刺客沐谦去行刺他。沐谦找机会混进司马楚之身边,而司马楚之待他非常优厚。沐谦打算行刺,但找不到机会。于是他夜里称病,知道司马楚之一定会去看望他,便想趁机行刺。司马楚之果然亲自带了汤药前往探视,非常诚恳地问候病情。沐谦不忍心下手,便把匕首扔到席下,将真情全盘告诉了司马楚之说:将军深为刘裕所忌惮,希望不要轻率,千万注意保全自己。于是委身事奉,成为他的贴身护卫。

王镇恶死时,沈田子杀了他兄弟七人,只有弟弟王康逃脱,跑到彭城去投奔刘裕,刘裕便任命他为相国行参军。王康请求回洛阳探视母亲。恰好遇上长安失陷,王康便纠合关中流亡出来的难民,得到一百多人。他又率领侨民七百多家,共同保卫金墉城。当时晋室的宗室成员多数都逃亡在河南。有个叫司马文荣的,带领一千多户讨饭的驻扎在金墉城南;又有个叫司马道恭的,从东垣率领三千人进驻城西;还有个叫司马顺明的,率领五千人进驻陵云台;而司马楚之则驻扎在柏谷坞。北魏河内镇将于栗磾率领游骑在芒山上,经常下来和这些宗室部队一道进攻金墉。王康在那里坚守了六十天。刘裕任命王康为河东太守,派兵去救他。敌军后来都散走了。王康在当地鼓励农业和养蚕,百姓都信任和依赖他。

司马顺明和司马道恭以及平阳太守薛辩都投降了北魏,北魏任命薛辩为河东太守以抗拒胡夏。

秋七月,宋公刘裕接受了宋王的爵位。八月,刘裕移镇寿阳(今安徽寿县),任命度支尚书刘怀慎为负责淮北军事的徐州刺史,出镇彭城。

九月,宋王刘裕自己要求解除扬州牧的职位。

冬十月,东晋任命尚书右仆射王松寿为益州刺史,出镇漒川。

刘裕因为河南十分萧条,便于十月二十八,迁徙儿子司州刺史刘义真为扬州刺史,出镇石头。萧太妃跟刘裕说:道怜是你平民出身的兄弟,你应当用他作扬州刺史。刘裕说:我寄奴对道怜,难道还有什么东西舍不得给他!但扬州是国家的根本所在,事务非常繁多,不是道怜干得了的。太妃说:道怜都五十出头了,难道还不如你那个十岁的儿子?刘裕说:义真虽然名为刺史,但事无大小,都是由我寄奴决定。道怜年长,又不亲自理事,名望也不行。太妃这才没话可说。刘道怜生性愚蠢卑鄙,而且贪婪放纵,所以刘裕不肯用他。

十一月初一,日食。十一月初五,朝廷给刘裕加特殊的礼仪,进王太妃为太后,世子为太子。

公元420年春正月,宋王刘裕很想接受晋恭帝的禅让,但又难于自己启齿。于是他召集朝廷大臣们到寿阳来参加宴会,在筵席上从容地说道:桓玄篡位时,皇鼎和天命都已经转移了。我首倡大义,兴复了帝室。接着又南征北战,平定了四海。现在功成业就,因此接受了九锡。如今我年龄即将衰暮,而位置又是如此极端的崇高。俗话说,物皆忌盛,非可久安。所以我今天打算奉还爵位,归老京师。大臣们个个都只盛赞他的功德,却没有人懂得他的真实意图。到了晚上,大家都散了。中书令傅亮到了宋王宫殿外头时,才突然醒悟过来,但宫门已经关闭。傅亮扣门,然后进入宫扉求见。刘裕当即开门见他。傅亮进去后只说了一句:臣很快就会回来。刘裕明白他的意思,没再说什么,只是直接地问他:须要多少人相送?傅亮说:几十人就可以了。当即告辞。傅亮出宫后,已经深夜。他见到长星划过夜空,于是拍着大腿叹道:我通常不信天象,现在居然应验了。傅亮于是马上前往建康。

夏四月,在傅亮的安排下,朝廷征宋王刘裕入朝辅佐。刘裕留下儿子刘义康为负责豫、司、雍、并四州军事的都督兼豫州刺史,出镇寿阳。刘义康年龄还小,刘裕便让相国参军南阳人刘湛为长史,决定府里和州里的大事。刘湛自从二十岁弱冠时就有主宰四海的情操,经常自比管仲和诸葛亮。他博涉书史,但不写文章,也不喜欢空谈议论。刘裕非常器重他。

六月初九(壬戌),刘裕抵达建康。傅亮暗示晋恭帝禅位给宋,并写好诏书的草稿上呈给晋恭帝,让他亲手誊写。晋恭帝欣然操笔,跟左右随从说:桓玄那时,晋氏已经失去了天下。后来重新被刘公延续,至今将近二十年了。今天的事情,本来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于是在赤纸书写禅让诏书。

六月十一,晋恭帝逊位后回到琅邪王的府第,百官向他拜辞。秘书监徐广伤心得流泪痛哭。刘裕受到禅让诏书后上表陈让,但晋恭帝已经逊位了,所以刘裕的奏章无法上呈。接着陈留王曹虔嗣等二百七十人,以及宋王朝台的大臣们,一道上表劝进。刘裕还不肯接受。太史令骆达陈述了天文符瑞等几十条,大臣们又再三请求,刘裕这才答应。

六月十四(丁卯),宋王刘裕在南郊设置祭坛,即皇帝位,成为宋武帝。礼仪完毕,刘裕从石头城预备法驾进入建康皇宫。徐广又一次悲感交集,痛哭流泪。侍中谢晦警告他说:徐公难道一点小过错都没有吗?言外之意是,刘裕可能以他的其他过错处置他。徐广答道:先生是宋朝的佐命大臣,贫身却是晋室的遗老。悲伤的事情,当然你我不同。徐广是徐邈的弟弟。宋武帝临幸太极殿,大赦,改元。同时,让那些受到乡论清议谴责的和犯有贪赃淫盗的官吏,一律从文档中消除对他们的非议,一切都重新开始。

到这时,东晋正式灭亡。

宋武帝刘裕然后封晋恭帝司马德文为零陵王。对他优崇的礼遇,完全仿造晋初晋武帝对待曹魏后裔的方法,并在原来的秣陵县为他建造宫宇,派冠军将军刘遵考带兵防卫。同时降皇后褚氏为王妃。

六月十七,宋武帝任命司空刘道怜为太尉,封长沙王。又追封司徒刘道规为临川王,让刘道怜的儿子刘义庆世袭他的爵位。其余功臣像徐羡之等人,增位进爵各有差别。

宋追封刘穆之为南康郡公,王镇恶为龙阳县侯。刘裕到海上悼念刘穆之,说:要是刘穆之不死,他将会帮助我治理天下。真可以说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又说:刘穆之的死,让人看不起我。

刘裕接着立皇子桂阳公刘义真为庐陵王,彭城公刘义隆为宜都王,刘义康为彭城王。

六月二十六,刘宋朝廷将《泰始历》改为《永初历》。同时太史上奏,说在东方黑龙出现了四次。

当初,宋武帝将一瓮毒酒授予前琅邪郎中令张伟,让他鸩杀零陵王司马德文。张伟叹道:为了求生而去毒杀君主,我还不如自己去死!便在路上自己喝下毒酒死了。张伟是张邵的兄长。太常褚秀之和侍中褚淡之,都是褚后即现在的褚王妃的兄长。司马德文每次生了男孩,宋武帝即命令褚秀之兄弟找方便的机会把他杀了。司马德文自从逊位之后,非常担心遭到祸殃。他总是和褚妃住在一个房间,自己在床前煮东西吃。饮食所用的,都出自褚妃的亲手料理,所以宋人得不到下手害他的空隙。公元421年九月底,宋武帝命令褚淡之和他的兄长右卫将军褚叔度前往探视王妃,王妃于是到别的房间和他们相见。有士兵趁机爬墙进入司马德文的房间,把毒药给司马德文喝。司马德文不肯喝,说:根据佛教的教义,自杀的人是不能再轮回的。士兵就把他用被子盖住窒息而死。宋武帝率领百官临朝三天悼念他。晋恭帝司马德文死时三十六岁。他后来被安葬在冲平陵。

晋恭帝年幼时性情就比较能忍。他在籓国时,曾叫善射的人射马作为游戏。后来有人说:马是国姓,而现在殿下自己把它杀了。这很不吉祥。他恍然大悟,十分后悔。晋恭帝后来深信佛教,花了上千万的钱财,造了一个高达一丈六尺的金塑佛像,并亲自步行了十多里,到瓦官寺去迎接金像。他兄长晋安帝是个弱智,所以晋恭帝在即位前总是侍奉在他身边。他照顾晋安帝的起居,以恭敬谨慎见闻,受到当时人们的称赞。最初,晋元帝是在丁丑年称晋王和安置宗庙。他让郭璞占卜,郭璞说可享二百年。自从丁丑年到禅让给宋武帝刘裕的那个庚申年,总共有一百零四年。然而严格地说,开始的丁丑年应该还算西晋,而终结的庚申年则应算刘宋,所以剩下的只有一百零二年。郭璞觉得一百零二年太短促了,所以委婉地倒过来,成了二百年。

刘裕建立的宋朝从史学意义上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虽然这时亚虎娱乐官网时期的十六国仍然还有一些国家继续存在,直到许多年后才被北魏兼并,但两晋十六国从此转入了南北朝时期。要想知道宋武帝的未来,请看亚虎娱乐平台的文章。

来源:本文由【亚虎娱乐官网】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