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乱之二:汝南王和楚王怎么死的?

白痴皇帝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在楚王司马玮帮助下于291年三月发动政变杀害了辅政的太傅杨骏之后,让太宰汝南王司马亮和太保卫瓘名义上共同辅政,并以司马玮为掌管禁军的北军中候。司马亮和卫瓘因为司马玮刚愎好杀,对他十分厌恶,便想夺去他的兵权,用临海侯裴楷取代他。司马玮知道后非常愤怒,裴楷一听便不敢接受任命。司马亮又和卫瓘商议,想让司马玮和其他诸王回到各自的藩国去,于是司马玮愈益怨恨司马亮和卫瓘。司马玮的亲信公孙宏和岐盛劝司马玮和贾后修好,于是贾后便留司马玮担任太子太傅。岐盛原来投靠在杨骏门下,卫瓘厌恶他反覆无常,便想将他捉拿交付廷尉(司法部)处理。岐盛便和公孙宏密谋,在贾后面前大讲司马亮和卫瓘的坏话,扬言说这二人将阴谋废黜晋惠帝而另立他人。

贾后历来怨恨卫瓘,因为晋惠帝当太子时曾打算娶卫瓘的女儿而不是她自己为太子妃。贾后也担心如果司马亮和卫瓘真的掌了实权,自己则不得专擅大权。于是在同年六月,贾后让唯她命是从的晋惠帝作手诏赐给司马玮称:太宰、太保阴谋实行当年伊尹、霍光废立皇帝的事情。楚王应当宣示本诏书,命令淮南、长沙、成都诸王守卫各个宫门,罢免司马亮和卫瓘的官职。

当夜,贾后派黄门宦官持诏书给司马玮。司马玮想回奏,黄门宦官说:皇上因为恐怕事情漏泄,所以这诏书上所说的并非密诏的本意。皇上本意其实是要诛杀司马亮和卫瓘这两个逆臣。司马玮也想借此发泄私怨,便亲自率领本军,并伪造诏书召集其他三十六部禁军,声称太宰太保二公暗中图谋不轨,我今日受诏都督中外诸军。正在值日守卫的将士,都必须严加警备。身在外营的将官,则必须率领禁兵径自前往行府,助顺讨逆。公孙宏劝说司马玮道:昔日宣帝(即司马懿)废曹爽时,请太尉蒋济一道乘车前往以增添威望。大王今日举行非同寻常的大事,必须借重宿望,用以镇服众人之心。司徒王浑一向有威名,为三军所信服,大王可以请他一道乘车,这样可以使得出师更有凭据。司马玮同意了。但当时辞以疾病在家赋闲的王浑不想趟这浑水,听说司马玮要来,便赶紧派家丁千余人拒司马玮于门外。司马玮不敢逼迫,便直接派遣公孙宏和李肇带禁兵包围汝南王司马亮府邸,派遣清河王司马遐收捕卫瓘。

司马亮听到府外有兵变的响声,他的部将李龙劝道:外面有变,显然是楚王和贾后党羽想图谋不轨。殿下尚有府兵上千人,我请求率领他们为殿下抵抗这些叛贼。司马亮不肯。公孙宏的禁军很快就登上太傅府邸的高墙,大声呼喊,而李肇也带兵破门而入。李龙率领府里的兵众准备上前抵抗,李肇大喝一声道:谁敢动手!我有诏书在此!便当场伪造诏书,声称:司马亮和卫瓘的部属乃至士兵,概不问罪,全都罢遣回乡。但所有不奉诏的人,将以军法处置。太傅府上的兵士一听,顷刻之间即作鸟兽散。李肇于是率领禁军进入大堂之上。司马亮大惊道:我从无贰心于皇上,事情怎么会变得这样!我可以看看诏书吗?公孙宏说:逆贼谋反,居然还敢要求看诏书。大家快上,给我拿下司马亮!便敦促禁卫兵上前。司马亮长史刘准劝道:看来这一定是场奸邪的阴谋。明公府上俊义如林,还可以率同他们一战。司马亮历来优柔寡断,又不肯,便被李肇等人轻易拿下。司马亮长叹道:我的一片赤胆忠心,上天可以明鉴。

李肇等人拿下司马亮后,马上回报司马玮。司马玮说:汝南王为众望所归,留着必为祸害,必须趁乱把他杀了。李肇于是马上赶回太傅府邸,示意手下将司马亮杀了,然而没人愿意动手。公孙宏传达司马玮的命令道:谁敢杀司马亮,赏布一千匹!于是众将士一拥而上,可怜汝南王司马亮与世子司马矩一道死在乱刀之下。

司马遐带兵来到太保府邸,卫瓘手下将士也怀疑司马遐假传圣旨,便请求卫瓘以亲兵对抗禁军,同时亲自上表给晋惠帝。如果诏书的确是真的,再死也不晚。卫瓘不答应。当初卫瓘为司空时,部将荣晦有罪,卫瓘在愤怒斥责他后,把荣晦降职外派出去。这时,荣晦跟从司马遐来收捕卫瓘,便公报私仇,趁乱当场杀死卫瓘以及他的子孙共九人,而司马遐居然不能禁止荣晦这么做。

贾后之所以假手司马玮杀害卫瓘,确实因为恨他已久。当初,作为征北大将军的卫瓘因为抚平幽并(山西和河北北部)二州有功,所以晋武帝司马炎把他从外任召回来当了掌权的尚书令。当时,朝野都知道太子司马衷弱智,不能胜任皇储的重任。卫瓘每次都想启奏请求司马炎更换太子,但每次都欲言又止。有一次刚巧在皇宫陵云台侍奉司马炎饮酒,卫瓘便假装喝醉,跪在司马炎床前道:臣有些话想启奏陛下。司马炎问:爱卿到底要说什么?卫瓘吞吞吐吐,三次开不了口,最后只是用手抚着龙床叹息道:真可惜了这宝座!司马炎当即明白卫瓘的意思,便敷衍道:爱卿看来真的大醉了!卫瓘从此便再不提这事。

司马炎曾召集太子的东宫官员,为他们举行宴会,并把尚书部门有疑难的政事密封起来,在宴会上让太子当场启封,让他几天内对这些疑难问题作出决断。太子妃贾南风十分害怕司马衷答不出来,可能最终被废,便请外人代为作答。这些代答的学者所作的答卷引经据典,用了很多古义。贾南风的亲信张泓劝道:太子的水平,陛下是知道的,而现在答卷大量引用古义,陛下一看便知道一定是由他人代作,这样恐怕只会更增加陛下对太子的谴责和失望。我看不如让太子对答得直接一点,大意对就行了。贾南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非常高兴,便跟张泓说:爱卿马上就为我准备一份恰到好处的答卷。事成之后将来一定和爱卿共享富贵。张泓便根据疑难政事起草了答卷,答词简单明了,毫不深奥。于是贾南风叫太子自己把这份答卷誊写一遍交给司马炎。司马炎省阅后,非常高兴,并当着很多大臣的面把答卷给卫瓘看。卫瓘看到答卷简单明了,显然太子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不学无术,便感到非常尴尬。于是大家都知道卫瓘曾经在司马炎面前讲过不利于太子的话。贾南风父亲贾充当时也在场,便秘密派人告诉贾南风说:卫瓘这个老奴才,差点坏了你家大事!于是不难想象贾后痛恨卫瓘的程度。

然而贾后和司马玮为什么要杀司马亮却有点费解。司马亮一向不擅权,而且与人为善。当初,秦州(陕西南部)刺史胡烈征讨鲜卑酋长秃发树机能时,兵败战死。当时司马亮负责雍凉二州(陕西北部与甘肃宁夏一带)的军事,便派部将刘旂前往相救。结果刘旂观望不前,司马亮因此被贬为平西将军,而刘旂理当处斩。换个人都巴不得让刘旂当替罪羊杀了拉倒,但仁慈的司马亮却上奏说:我是节度刘旂的上司,主要责任还是应该由我来负。乞求陛下免去刘旂死罪。司马炎下诏说:如果罪不在刘旂,也应当有人顶罪。便罢了司马亮的官。由此可见司马亮确有妇人之仁,而宫廷的险恶,实在不是司马亮这样的人能呆的地方。

司马玮杀了司马亮和卫瓘之后,司马玮亲信岐盛继而劝司马玮道:明公应该乘现在兵权在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贾谧和郭彰(都是贾后的亲属死党)一伙都杀了,这样才可以扶正王室,安定天下。司马玮犹豫不决。第二天天一亮,太子少傅张华便让黄门宦官董猛劝说贾后道:楚王杀害二公之后,天下的威权已全在他手里了,皇上与皇后怎能放心得下!皇后陛下应该以司马玮擅杀大臣之罪将他诛杀。贾后也想因此除掉司马玮,便听从董猛的劝告。当时宫廷内外一片混乱,人人自危,不知政由谁出。张华便请晋惠帝派遣殿中将军王宫手持驺虞幡出宫。驺虞幡是代表皇帝圣旨下令解除武装的一面旗帜。王宫高举驺虞幡前往司马玮居处,对禁军将士宣布道:楚王伪造圣旨,千万不能听从他的命令!于是禁军将士都放下兵器散走,司马玮身边的人也都跑光了,弄得他尴尬得不知所为。最终只剩下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奴仆,替司马玮驾着牛车想逃去投奔晋惠帝的母弟秦王司马柬。晋惠帝派遣谒者下诏给司马玮,叫他回到自己的营盘去,然后贾后派人在武贲署将他逮捕,送进廷尉监狱。王宫又率兵搜捕司马玮党羽,将公孙宏和岐盛等人也都抓了起来。

贾后于是逼迫廷尉官员马上将司马玮定成篡逆擅杀的死罪,接着让晋惠帝下诏,以司马玮伪造圣旨杀害司马亮父子和卫瓘一家多口,又阴谋杀害多位朝廷大臣,谋图不轨的叛逆大罪,马上将司马玮处斩。司马玮死时才二十一岁。司马玮处斩那天,狂风大作,雷雨霹雳。晋惠帝是司马玮兄长,感到十分悲哀,便下诏书说:当年周公诛杀管叔和蔡叔,汉武帝处死昭平君,都是万不得已的事。今日廷尉上奏说司马玮已伏法,我非常悲痛,应当为他发哀。

司马玮临死时,从怀里取出青纸诏书,哭着把它出示给监刑官刘颂看,说道:我是奉诏而行,以为是为社稷着想,想不到竟成了死罪。我有幸是先帝的亲生儿子,却受到如此天大的冤枉。但愿有幸您能为我申述。刘颂也深为悲叹,不能正眼仰视司马玮。司马玮秉性开朗大方,乐意施恩于人,因此比较得人心,死时很多人都为他流泪,老百姓也为他立祠祭祀。贾后先是痛恨卫瓘和司马亮,后来又忌妒司马玮,因此相继使用诡计将他们先后杀害。公孙宏和岐盛等人也全被夷三族处死。司马玮是晋惠帝的异母弟弟,而贾后竟然毫无忌讳地将他处死,可见她多么擅权。

要想知道贾后的下场,请看下篇文章。

来源:本文由【亚虎娱乐官网】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