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乱之三:赵王进京与太子怎么死的?

白痴皇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在杀害了楚王司马玮后,完全掌握了西晋政权,并任命堂弟贾模为侍中。侍中本只是帝王身边的近臣,但西晋时权力几乎等于宰相。贾后虽然歹毒,但执政还有一套。专权后,贾后和她外甥贾谧商量政事,贾谧认为大臣张华不是皇家宗室,没有威逼愚蠢皇帝的可能,而且他十分儒雅并很有主意,在大臣中也很有名望,因此建议贾后重用张华。贾后犹疑未决,便询问另一位也是亲戚的大臣裴頠,裴頠也表示赞成。贾后于是便任命张华为侍中兼中书监,和裴頠同为侍中,并管机要。张华尽忠于西晋皇室,在理政上颇有建树。贾后虽然凶恶阴险,但还知道敬重张华。因此张华和裴頠以及贾模同心辅政,在公元291年贾后政变夺权之后的六七年间,尽管白痴皇帝在位,朝廷内外还算相安无事,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张华等人的功劳。然而贾后能够不计较他父亲贾充以前和张华的种种矛盾而重用张华,也算的是知人善任。

当初大臣杜预上表请求晋武帝讨伐东吴时,晋武帝正和张华下围棋。杜预的奏章来到,张华便推开棋枰说道:陛下圣武,国富兵强,吴主淫虐,诛杀贤能。现在马上出兵,东吴可不劳而定,希望陛下再不要犹豫!晋武帝于是下定决心,马上任命张华为度支尚书(即财务部长),负责出征部队的总后勤。但贾充和他的追随者们极力反对,直到晋武帝气得不行时,贾充才怕了,脱下官帽谢罪。

在讨伐东吴初期,东吴重镇尚未攻下时,朝廷大臣都认为大军不可冒进,而只有张华坚持认为攻克东吴只是迟早的事情。贾充上表说:吴地未可全部平定,现在正值初夏,江淮一带天气潮湿,一定会有疾病瘟疫流行。陛下应该召回各路兵马,以后再考虑出兵的事。张华鼓动这场战争而导致今天的被动局面,陛下腰斩张华都不足为天下百姓谢罪。晋武帝说:讨伐东吴是我的主意,张华不过和我看法一致而已。前方的杜预听说贾充奏请罢兵,心急如焚,便马上派人飞马疾驰到洛阳,送去坚决反对罢兵的奏章。不过使者刚抵达洛阳附近的轩辕时,东吴就已经战败投降了。贾充又惭愧又恐惧,只好前往宫廷向皇帝请罪。善良皇帝司马炎只是安慰了他一番,并不责怪贾充。但由此可见贾充和张华的矛盾并非一日之寒。

然而贾后执政虽然尚属可嘉,但她阴险歹毒的程度却远非历代后宫可以相比。公元292年春,前杨太后死在被软禁的金墉城。最早杨太后还有十来位侍御人员,贾后后来都把他们遣散了,于是没人照顾杨太后的起居饮食。随从被遣散八天之后,杨太后便被活活饿死。贾后担心杨太后在天有灵,或许会向晋武帝申诉冤屈,就命令手下将杨太后脸面朝下掩埋起来,还把各种符书药物等放在杨太后的棺柩里,以防止她作祟。

贾后执政安定了几年后,到294年夏,西北的麻烦又来了。匈奴人郝散在山西聚众造反,攻克上党,杀了朝廷官吏。到秋天,在朝廷军队的围剿下,郝散处境危急,只得投降,却被冯翊(今陕西大荔)都尉(相当县武装部长)给杀了。两年后即296年夏,郝散的弟弟郝度元又组织冯翊和北地(今甘肃环县)两地的少数民族马兰羌民和卢水胡民一同造反,杀了北地太守张损,又打败冯翊太守欧阳建。

当时负责西北军事的是征西大将军赵王司马伦。他是司马懿的第九个儿子,因此是晋惠帝的叔公。司马伦嬖幸身边一名叫孙秀的小吏。孙秀喜欢干涉政事,经常为司马伦出谋划策,于是成为司马伦第一心腹。孙秀为帮助司马伦敛财,在关中实行苛捐杂税而造成民怨沸腾,尤其是少数民族,特别受苦。西晋的雍州(陕北及甘肃部分)刺史解系和冯翊太守欧阳建都不屑司马伦的作为,因此屡次上表列出司马伦的罪过,将关中少数民族的造反归咎于司马伦与孙秀。

贾后便和张华商量。张华说:赵王未能公允地赏罚氐羌等异族百姓而导致关中一片混乱,实在不能再让他继续负责关中的军事。解系为人正直,欧阳建名誉也很好,皇后陛下应该听取他们的建言。然而赵王是国家至亲,当然不能因此而贬职。我认为最好任命他为车骑将军,调回朝廷办事,其实是调离关中。再任命梁王司马肜为征西大将军、负责雍凉二州的军事。贾后同意了。解系和他弟弟御史中丞解结又上表要求朝廷诛杀孙秀,张华便叫司马彤到长安上任后把孙秀给杀了。司马彤到长安后,孙秀的朋友辛冉替孙秀说情说:氐羌民众自己要造反,并非孙秀的罪过。要说谁的罪过,倒应当是解系与欧阳建。朝廷用人,经常差强人意。西北多事,而朝廷竟以两个文人在此任职,岂不可笑!司马彤觉得有理,孙秀便因此免于一死。

孙秀跟司马伦说:朝廷的政令虽然都出自张华之手,然而真正掌实权的却是贾后。欧阳建之所以神气,实在是因为他是贾谧的朋党。主公一旦入朝,一定得深交贾谧和郭彰这伙人,这样事情就好办了。司马伦进京之后,果然深交贾郭之流,贾后因此十分宠信司马伦。于是司马伦请求主管尚书部事务,又要求当尚书令。但张华和裴頠坚决不同意,于是司马伦和孙秀开始怨恨张、裴二人。

同时贾后大权在握后,日益淫荡暴虐。她不但和太医令程据等人私通;还派人用竹箱装载路上劫持来的少年男孩进宫让她玩弄。贾后害怕这些男孩出宫后会泄露她的丑行,便往往将他们杀人灭口。贾后堂弟贾模知道后,害怕自己受到连累,非常忧虑,便去找裴頠和张华商议对策。裴頠说:贾后无道已经很久了,现在又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我们都是社稷重臣,一定得想法废黜贾后,再更立谢淑妃为皇后。贾模和张华都不同意,说道:皇上自己从没有废黜贾后的打算。如果我们几个自作主张这么做了,一旦皇上不以为然,那该怎么办!而且各个藩王现在都很强大,统兵结党,就怕一旦祸起,我们非但身死国危,对社稷也没有好处。裴頠说:你们二位固然言之有理,然而中宫(皇后宫廷称中宫)如果一直这样肆无忌惮地乱来的话,只怕马上就会出大乱子。张华说:你们二位都是中宫的亲戚,她也许会听从你们的劝告。二位应该经常为她陈述祸福利害,如果能避免大悖大谬,那么天下还不至于大乱,而我们也得以安度颐年。

裴頠便时刻劝说他的堂伯母也就是贾后母亲广城君郭槐,让她训戒贾后,要她善待太子。贾模也多次亲自跟贾后进言,坦承祸福。然而贾后不但不听,反而以为贾模诽谤自己,便逐渐和他疏远。贾模很不得志,最终忧郁成疾,不久便去世了。同年八月,朝廷任命裴頠为尚书仆射,即事实上的宰相。裴頠虽是贾后的亲属,然而在朝廷内外声誉很好,大家唯恐他不肯接受任命。不久晋惠帝又下诏让裴頠全面负责宫廷事务,裴頠上表坚决辞让,认为贾模刚去世,马上又让他代行其职,担心这样一来,会更加重外戚的权望,有点偏私外戚的嫌疑,不是一个圣明朝代所应做的事。但贾后坚持要他就职。有些门人劝告裴頠说:使君应当把所有这些担心都跟皇后讲明白。都讲了皇后还不肯的话,则应当辞职远去。如果这二者都行不通的话,虽然使君有十道奏章上呈,我只怕最终还是大祸难免。裴頠慨然长叹,思索良久,但终竟不能听从他的话。

此外,朝廷的刑法也很不一致,狱讼程序也繁琐复杂。三公尚书刘颂上奏请求改革弊端,称:自从近世以来,法令出自多门,很不统一,官吏不知该遵守什么,而下民也不知该避免什么。天下万事,不该如此。官吏不该随意对诉讼妄加评议,一切都应该以律令为依据。这样才能让立法取信于百姓。虽然司法改革并非易事,然而贾后还是觉得刘颂言之有理,便升迁刘颂为吏部尚书(相当于组织部长),建立九班的制度,想让各级官员安分本职,将来以考核来分辨官员的能力,从而确定升迁和赏罚。然而因为贾谧和郭彰等人的专权,像裴頠和刘颂等贤臣建议的事情,终就得不到实行。

裴頠推荐平阳人韦忠给张华,张华想聘用他,但韦忠借口生病不干。人们问他什么原因,韦忠答道:张茂先华而不实,裴逸民欲而无厌。他们两人放弃正义而投靠贼后,这怎是大丈夫的所作所为!裴頠虽经常想提携我,但我害怕他陷入深渊而波及到我。我避开他还嫌来不及,却怎么还会穿上官服去趟这浑水!

关内侯索靖,知道天下很快就要大乱,指着洛阳宫门前的铜驼叹息道:不久就会在荆棘之中看到你了!意思是洛阳不久就会破败荒芜,荆棘丛生。

当初,贾后母亲郭槐因为贾后没有孩子,便经常劝他要慈爱谢妃所生的太子,逐渐培养感情。贾谧十分骄矜放纵,多次对太子粗暴无礼,郭槐总是严厉责备这个外孙。郭槐最初想让小女儿贾午和女婿韩寿的女儿嫁给太子,而太子也想和韩氏联婚巩固自己的地位。但贾午和贾后都不肯,反而为太子娶大臣王衍的少女。太子听说王衍的长女漂亮,而贾后却硬把长女嫁给贾谧,太子因此内心不平,不免有所抱怨。郭槐临终时,拉着贾后的手,叫她要尽心爱护太子,话说得十分恳切。又说:赵粲和贾午最终一定会把你的家事搞乱。我死后,千万不能再让这二人到你后宫来。一定记住我的话。赵粲是晋武帝的小妾,也是贾后的心腹。可惜贾后不听她母亲的话,反而和赵粲与贾午一道谋害太子。

晋惠帝的太子司马遹小时名声很好,但长大后不好学,整天和左右随从嬉戏。贾后又让黄门宦官之流引诱他变得奢侈暴虐,因此名誉越来越坏,人也越来越骄慢。太子还经常抛弃侍从而放纵游逸,在宫里搞自由市场,让人屠杀牲口,叫卖酒食。经常手提生肉估计重量,居然斤两不差。太子生母谢妃的父亲本来是杀猪出身,因此太子特别喜好这行。东宫(太子宫)每月俸钱有五十万,太子经常透支两个月的钱,还不够花。又叫西园里的随从去把园子里种的菜和养的鸡等东西拿到外头去卖,而坐收其利。太子又热衷阴阳小数,忌讳很多。太子侍臣杜锡(杜预儿子)担心太子被废,经常劝太子修善德业,保住名声,言辞非常恳切。太子听了不耐烦,便把针放在杜锡常坐的毛毡之中,把杜锡刺得屁股流血。于是便有成语如坐针毡。

太子性格刚烈,虽然明知贾谧依仗贾后而不可一世,却不能忍让。贾谧便在贾后面前搬弄太子的是非说:太子之所以大量积蓄私财以结交小人,都是向着我们贾家来的。如果圣上一旦去世,他登上大位,那么像杨氏从前那样,把我们杀了,把皇后废了关在金墉城里,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不如早点把他除掉,换个比较慈顺的,这样我们才会放心。贾后采纳了他的话,便开始到处宣扬太子的毛病,让他臭名远扬。又假装自己怀孕了,把妹夫韩寿的小儿子也就是贾谧的幼弟韩慰祖抱进宫里养着,想用来取代太子。

于是朝廷内外都知道贾后有谋害太子的意思。中护军赵俊请求太子废掉贾后,太子不肯。左卫率刘卞询问张华外头传得乱哄哄关于贾后阴谋废太子的事,张华害怕连累自己,便敷衍说没听说。刘卞说:我本来不过须昌县一名小官,受明公成全提拔才有今日。士感知己,所以才这样提醒明公,而明公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张华说:即使有这么回事,你又能怎样?刘卞说:东宫俊义如林,还有精兵万人;明公现在位居首相,权柄巨大。如果明公发令,皇太子就可以临朝掌权,把贾后废黜关到金墉城去。要办成这件事,不过两个黄门宦官的力量而已。张华说:现在天子正当壮年,太子不过人家儿子而已,怎能随便夺权?我又不大权独揽,现在忽然参与举行这样的大事,那真是无君无父,让天下人都看到我的不忠不孝。即使成功了,我也免不了罪责。何况当今权臣外戚满朝都是,威柄不一,你又怎能担保此事必成?便拒绝了刘卞的建议。

贾后经常派亲信微服在外头打探情报,多少听到一些刘卞的进言,便将刘卞外派为雍州刺史。刘卞知道自己跟张华说的话泄露了,也深深知道贾后的毒辣,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为了家人免遭祸殃,刘卞只好服毒自杀。贾后知道刘卞虽然死了,和他想法一样的大有人在。只要太子尚在,早晚必有祸害,便加紧了陷害太子的步骤。

公元299年十二月,太子司马遹长子司马虨生病,太子为他请求王爵,贾后不肯。司马虨病得不行时,太子为他祷祀求福。贾后听说后,便借口晋惠帝身体不适,召太子入宫。太子到后,贾后不肯见他,把他安置在别室,让侍婢陈舞假传晋惠帝的命令,赐酒三升给太子,让他全部喝掉。太子推辞说三升太多,实在喝不了,陈舞逼迫说:殿下为什么这么不孝顺?天子赐酒给你而你不喝,难道怀疑酒中有毒不成!太子不得已,勉强把酒全喝了,因而醉得一塌糊涂。贾后便让黄门侍郎潘岳作一幅书稿,叫婢女拿纸笔给太子,谎称晋惠帝下诏叫太子照稿誊写。潘岳的书稿是这么写的:陛下应当自了,如不自了,我就进宫帮你了了。中宫(皇后)也应尽速自了,如不自了,我就亲手将你了了。等等。当时太子已经醉得稀里糊涂,便照稿誊写。字写得成又半不成的地方,后来婢女又让他补成了。写好之后,贾后便叫人呈上给晋惠帝看。

第二天早晨,弱智的晋惠帝幸临式乾殿,召集公卿入殿,贾后让黄门令董猛把晋惠帝的青纸诏宣示给大臣们:司马遹作书如此,今宜赐死。然后将太子书写的东西给所有王公大臣看,大家都噤若寒蝉。只有张华说:这是国家的大祸,自古以来,经常因为废黜正嫡而导致丧乱。况且国家有天下时日不长,愿陛下详细审查之后再作最后决断!裴頠也认为应当先检查传书的人,又请求比较太子的笔迹,不然,恐怕里面有诈。贾后与董猛早有准备,便拿出太子以前手书的十几张启事,让大家比较,字迹果然一样,于是没人再敢说话。

贾后又让董猛伪造长广公主的上疏请求晋惠帝道:这事应该尽速解决,而群臣居然还有不同意见。不从诏书的人,应当以军法处置。大臣们从一大早商议到日暮,依然决定不了。裴頠认为:即使这书幅确为太子所作,罪也不当死。张华也说:太子固然行为经常有失检点,然而历来没有谋反的迹象。今天忽然书写如此大逆不道的东西,其中必有蹊跷。可容许有司查询根由,再作了断不迟。司徒王戎等大臣也赞成张华的提议。

贾后见张华等人意见坚决,怕日久事变,便上表请求免太子为庶人,晋惠帝下诏批了。于是朝廷派人前往东宫,废太子为庶人,用兵仗护送太子以及太子妃王氏和三个儿子一同被幽禁在金墉城。贾后又逼晋惠帝下诏,把太子的母亲谢淑媛等人杀了。

太子无辜被废,朝廷内外群情激愤。曾在太子东宫听差的武将司马雅和许超便与殿中郎士猗等人阴谋废掉贾后,恢复太子。但起事必须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领头。他们觉得大臣王戎和王衍虽然为众臣所景仰,然而他们都修身养性,不干豫政事。而张华和裴頠虽然正直,却明哲保身,也难与共谋。想来想去,只有当时在朝的赵王司马伦执掌兵权,禀性贪冒,说不定可以帮他们。于是便前往游说司马伦的亲信孙秀道:贾后凶妒无道,和贾谧等人一道诬陷太子。现在国无嫡嗣,社稷将危,大臣们可能会闹起大事。先生虽然名义上奉事贾后,其实和贾谧和郭彰等人亲善。太子被废一事,外人都认为赵王预先就知道这一阴谋。一旦大事闹起,先生和赵王必然免不了大祸。既然如此,先生为何不先作谋划,除掉贾后?孙秀觉得有理,便把这些话传给司马伦,司马伦也同意,便开始密谋废黜贾后。

大事将起时,孙秀又出了个点子给司马伦:太子聪明刚猛,如果得以回到东宫,必不受制于他人。明公历来朋党于贾后,路人皆知,今天即使建大功于太子,太子也会以为明公不过逼迫于百姓的愿望而这样做,今日的反覆,仅仅是盼望自己免罪而已。即使太子能暂时容忍旧日的怨恨,也不会感激或者信任明公,只要稍有过错或不慎,被他杀了都有可能。明公不如延缓一段时间,贾后迟早一定要害死太子,然后我们再废了贾后,为太子报仇。果能如此,则不但免祸而已,更可以得志!司马伦听了非常高兴,便答应了。

于是孙秀派人使用反间计,声言宫中有人想废皇后,迎太子。贾后多次派遣宫女微服在民间打听消息,听到这些流言后十分害怕。司马伦和孙秀因此劝贾谧等人早日除掉太子,以绝众望。公元300年三月,贾后让她的相好太医令程据和成毒药,然后伪造圣旨叫黄门宦官孙虑到许昌去毒杀太子。太子自从被废黜之后,担心被人下毒,经常自己煮食。孙虑不便动手,便请看守太子的刘振让太子移居到一个小坊中去,不给他食物,但太子宫人仍然暗中在墙上给太子送食。孙虑得便进入小坊,强迫太子服下毒药,太子不肯服,孙虑便用药杵把太子杀死。刘振谎称太子是不小心跌倒,头撞到桌角而死的。有司部门请朝廷以庶人身份埋葬太子,而贾后则虚情假意地上表请求用广陵王的礼仪埋葬太子。于是堂堂皇室太子就这样惨死在皇后贾南风手里。

要想知道贾后的下场,请看下一篇文章。

来源:本文由【亚虎娱乐官网】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