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经济的脆弱性

  关于小农经济的个体生活图景,《汉书•食货志》中,记载了战国时期的李悝对小农五口之家占有百亩土地生活情景的描述:

  今一夫挟五口,治田百亩,岁收亩一石半,为粟百五十石,除十一之税十五石,余百三十五石。食,人月一石半,五人终岁为粟九十石,余有四十五石。石三十,为钱千三百五十,除社闾尝新春秋之祠,用钱三百,余千五十。衣,人率用钱三百,五人终岁用千五百,不足四百五十。不幸疾病死丧之费,及上赋敛,又未与此。此农夫所以常困,有不劝耕之心,而令籴至于甚贵者也。

  李悝所建立的这一个体小农经济的消费模型,应该是就截上断下的一个中间标准而言的。直到西汉初年,小农家庭的人口、所耕土地依然如此。〈奴书•食货志»记载晁错对文帝的上书中曾说:“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可见,占田令的百亩之说,事实上是对历史上关于农户可以勉强生活的基本占地亩数的法令化。至于在江南地区,在保证占有百亩耕地的基础上,小农的生活是否会有根本性的改善,则是值得怀疑的。但毫无疑问,这种政策,肯定会有利于国家的赋税收入。

来源:本文由【亚虎娱乐官网】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