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的庄园经济

  “田连冈而盈畴,岭枕水而通阡。阡陌纵横,塍(田间土埂)埒(等同)交经,导渠引流,脉散沟并……供粒食与浆饮,谢工商与衡牧……北山二园,南山三苑,百果备列,乍近乍远……杏坛、檫园、桔林、栗圃、桃李多品,梨枣殊所……”

  这是谢灵运的《山居赋》中的一段。这里田埂纵横交错,渠中流水潺渥;水田中有大片绿油油的水稻,湖中盛产各种鱼禽和水生植物;南北二座山岭上果树成林,有杏、榛、桔、栗、梨、枣、枇杷、梅、柿、桃、李等多种果木。从这段描述,可以看出南朝时期士族田庄的一个概貌。《山居赋)>还讲到,庄园中畜养鸡鸭、酿酒作醋,缫丝织布,种桑植麻,还有药圃、作坊。总之,凡是生产上生活上用得着的东西,田庄里应有尽有。谢灵运自称“春秋有待,朝夕须资,既耕以饭,亦桑贸衣,艺菜当肴,采药救颓”。这样,田庄主人就可以“谢工商与衡牧”了。

繁荣的庄园经济

  庄园经济是六朝时期社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以六朝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世家大族为所有人,以自给自足为目的,以经营农业为主,兼营果、桑、竹、渔等副业,吸纳众多劳动力,具有较高生产效率的经济实体。西晋末年,五胡入主中原,北方大族纷纷南下江南躲避战乱,他们普遍有着“无田不得食,无田不得立”,渴望得到土地的急迫心态。而当时太湖流域等易开垦的土地,早已为江南土著士族所建的庄园占据,北来的大族们要建立自己的庄园,除了依权贱买,就只能圈占江南土著士族尚少染指、原为国家占有的山林川泽,攫取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开辟为田。

  北来的大族为占有土地而圈占山泽,划定四至,设置关卡,将自然资源占为已有。土地一经封占,士族就具有所有权,别人不能染指。梁朝大士族琅邪王氏的钟山旧墅,执业两百年,产殖甚丰。梁武帝在钟山西面营造大爱敬寺,和园主王骞商量要买下这些田地“施寺”,王骞说:“此田不卖,若是敕取,所不敢言。”后几经周折,武帝逼迫王骞“遂付市评田价,以直逼还之”出售,勉强成交。士族一般将别墅的设置、耕地的开垦和山林经营的扩大联结起来。由于封固山泽和贱值夺买来的土地较为分散,因此六朝世家大族庄园经济的土地分布往往不止一处,有的甚至多达十余处。如会稽士族孔灵符,“家本丰,产业甚广。又于永兴立墅,周回三十三里,水陆地二百六十五顷,舍带二山,又有果园九处”。土族往往以别墅所在的庄园为主园,主园的选择往往兼顾生产和享受两大因素。刘宋士族谢灵运在始宁的主园,就是“敞南户以对远岭,辟东窗以瞩近田,田连冈而盈畴,岭枕水而通阡”,既照顾到颐养心性,又便利于开展生产。

  庄园是士族维持日常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如刘宋士族沈庆之,“广开田园之业,每指地示人曰:‘钱尽在此中。’”庄园管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庄园主财富的增减和自身生活消费的供给,因此庄园的主园往往由世家大族亲自经营和管理。如谢灵运为经营始宁庄园,“爰初经略,杖策孤征。人涧水涉,登岭山行。陵顶不息,穷泉不停。栉风沐雨,犯露乘星”。主园一般由园主亲自规划设计。

  除此之外,园主还要管理主园的日常生产和财物。如刘宋时士族谢弘微曾替叔父谢混管理“僮业千人”的大庄园,“弘微经纪生业,事若在公,一钱尺帛出人,皆有文簿”。由于有的庄园占地广大,日常事务繁多,人口众多,园主精力有限,不得不设置类似后世管家的“典计”管理庄园事务。他们虽然依附于庄园主,但不直接从事生产劳动,主要在庄园里监督奴婢和佃客进行生产,对庄园的经济情况进行核算、登记,并向庄园主禀报。永嘉之乱后,北方士族虽举族南迁,但是在迁徙过程中,原来同财共居的大宗族逐渐分离为一个个小家族,同宗的宗族成员也流落各地,这使北来士族建立的庄园,无法再像汉、晋时使用宗族成员作为主要的劳动力,因此六朝庄园中的劳动力,主要是以各种方式脱离国家版籍的逃亡农民、门生义故等依附民为主,外加一定数量的奴婢。庄园主和劳动力之间的血缘宗法关系大大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庄园主依靠超经济强制和人身依附来控制劳动力。对于主园外分散在其他地区的田地、产业,庄园主主要是采用佃客分散经营的方式,即在掌握的土地上采取租佃制,将土地分片出租,庄园主保留土地所有权和收取额定地租的权力,对佃客在土地上的生产活动一般不加以控制。

  在庄园经济中,农业生产是其主业。庄园内部,主要采用犁耕和锄耕两种方式,水田用犁,旱地用锄。由于庄园雄厚的财力,用牛作为牵引力的犁耕已在庄园中广泛应用,庄园内部,水利灌溉设施较为齐备。如谢灵运就在始宁主园中,顺地势水流之便修造了许多小型灌溉工程,“导渠引流,脉散沟并”。此外,庄园一般还经营蚕桑、果竹、樵采、渔牧、冶炼、伐木、采药等副业。谢灵运在《山居赋》中就比较详细地记载了其庄园的种植和经营情况。在农业上除水稻外,兼有麻、麦、粟、菽。在蔬菜副食的种植上,有寥、蕺、藥、莽,葑、菲、苏、姜、绿葵、白薤、寒葱、春藿。庄园内部还有大片的杏坛、橘林、栗圃等。栽种的树木有松、柏、檀、栎,桐、榆、楸、梓等珍奇异木。庄园饲养的鱼类有鳢、鲋、鳄、鳟、鲩、鲢、鳊、鲂、鲔、渺、鳜、鲼、鲤、鲻、鳢等。鸟类有鹃、鵾、鹄、鹜、鹭、鸨、鹤、鹤、鹳,还有狸獾、熊、豺、虎、羱、鹿、麋、麂等哺乳动物。庄园还种植大量的中药材,如雷公、桐君、苟七根、五茄根、葛根、野葛根、堇华、芫华、檨华、菊华、连前实、槐实、柏实、免丝实、女贞实、蛇木实、蔓荆实、寥实、天门、麦门冬、附天、子雄、乌头、水香、兰草、林兰、支子、卷柏、伏苓等。总之,谢灵运的始宁庄园是一个“既耕以饭,亦桑贸衣,艺菜当肴,采药救颓”自给自足的经济体。

  六朝时期世家大族庄园经济的迅速发展,离不开六朝国家对山林川泽私有化的认可。《宋书•羊玄保传附兄子希传》就记载有刘宋朝廷承认山林川泽私有化的诏令:“大明(457年)初,(羊玄保)为尚书左丞。时扬州刺史西阳王子尚上言:‘山湖之禁,虽有旧科,民俗相因,替而不奉,愾山封水,保为家利。自顷以来,颓弛日甚,富强者兼岭而占,贫弱者薪苏无托,至渔采之地,亦又如兹。斯实害治之深弊,为政所宜去绝,损益旧条,更申恒制。’有司捡壬辰诏书:‘占山护泽,强盗律论,赃一丈以上,皆弃市。’希以‘壬辰之制,其禁严刻,事既难遵,理与时弛。而占山封水,渐染复滋,更相因仍,便成先业,一朝顿去,易致嗟怨^今更刊革,立制五条。凡是山泽,先常燦爐种养竹木杂果为林,及陂湖江海鱼梁鳅觜场,常加功修作者,听不追夺。官品第一、第二,听占山三顷;第三、第四品,二顷五十亩;第五、第六品,二顷;第七、第八品,一顷五十亩;第九品及百姓,一顷。皆依定格,条上赀簿。若先已占山,不得更占;先占阙少,依限占足。若非前条旧业,一不得禁。有犯者,水土一尺以上,并计赃,依常盗律论。停除成康二年壬辰之科。’从之。”

来源:本文由【亚虎娱乐官网】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